官方微信
【原创】多年靠补贴“盈利” 江淮汽车要如何脱困?
江淮 文章来源自:高工新汽车评论
2020-10-12 09:14:11 阅读:5624
摘要看来,江淮汽车今年的业绩“有救”了。
看来,江淮汽车今年的业绩“有救”了。

日前,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又获得了2000多万的政府补贴;而就在国庆节前,江淮刚刚宣布获得了2亿多元的政府补贴。
事实上,今年江淮汽车获得的补贴金额累计已经超过8亿元。今年上半年江淮汽车净利润亏损了1.5亿元,有了这些补贴,江淮汽车2020年扭亏有望。
实际上早几年间,江淮获得的各类补贴累计高达数十亿,如果扣除当年非经常性损益金额,江淮汽车净利润已经连续多年处于亏损状态。
江淮汽车的乘用车板块萎靡不振,被视作江淮汽车身处困顿的主因之一。多年来江淮通过多种方式自救,但并没有出现转机;今年与大众的再次深度绑定,被视作江淮乘用车翻身的重大机会。
但毕竟打铁还需自身硬,很显然大众更在意的是利用合资公司扩大其在中国市场地盘,而不是拯救江淮。啥时候不靠补贴“盈利”了,江淮汽车才算真正脱困。
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曾表示,江淮汽车将面向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以及共享化来加快技术攻关转型升级。
靠补贴“盈利”
10月8日晚间,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截至今年9月30日前,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累计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贴2009余万元,根据规定此笔补助资金在2020年度计入当期损益,将对公司2020年度的利润产生影响。
就在不久前的9月26日,江淮汽车就已经公告表示获得合计2.06亿政府补助。
事实上从2020年初至今,江淮汽车累计获得9笔政府补贴,累计补贴金额超过8亿元。
获得补助的公司包含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安凯汽车股份 有限公司、扬州江淮轻型汽车有限公司、扬州江淮轻型汽车有限公司、安徽星瑞齿轮传动有限公司等商用车及零部件公司。
正如江淮汽车所说,这些补贴被计入当期损益后,会对2020年的利润产生重大利好。
2020年上半年,江淮汽车营业收入为249.4亿元,同比下滑7.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3亿元,减少了217.8%。
很明显,从其今年的业绩报告来看,江淮汽车也非常需要大笔补贴资金来“装点门面”。
根据公告显示,江淮汽车2019年总营收为472.86亿元,同比下滑5.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6亿元,较2018年的-7.86亿元相比,实现扭亏为盈。
不过,2019年江淮汽车实现扭亏为盈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的高额补贴。2019年江淮汽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实际上亏损了9.78亿元。
其实,江淮汽车扣非后净利润呈现连续三年亏损,其中,2018年该项亏损高达18.77亿元,2017年扣非后净利润为亏损9314万。

根据财报显示,2014年-2019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分别为2.62亿元、3.48亿元、4.11亿元、6.02亿元、12.78亿元和11.17亿元。截至2019年报告期末,江淮汽车仅“应收新能源财政补贴资金余额 ”还有38.8亿元。

这意味着6年间,江淮汽车方面获得的各类补贴累计可能超过了80亿元。
反观这几年其净利润累计不到9亿元(2016年11.62亿元;2017年4.32亿元;2018年亏损7.86亿元;2019年1.06亿)。
若去除政府补贴后,江淮汽车业务经营情况着实令人堪忧。
业务全线溃败?
江淮汽车的困顿从其逐年的销量变化也可见一斑。
2016年和2017年江淮汽车迎来了自己的销量大年,然而进入2018年江淮汽车全年累计销量仅46.24万辆,同比下滑约9.48%。到了2019年下滑趋势更为明显,其全年销量为42.12万辆,同比下滑8.91%。
作为以商用车起家的自主品牌,江淮汽车商用车板块细分优势逐渐衰退,表现不尽如人意。其中中型货车、重型货车及中大型客车等细分车型领域在2019年全年销量无一例外同比下跌,仅在多功能商用车、轻型货车车型仍保持增长,其中多功能商用车表现较为突出,全年销量6098辆,同比增长18.5%。
乘用车表现也不乐观,全年销量仅为16.24万辆,占总体销量不足四成,且全系车型销量全面下滑。其中SUV车型同比下滑近7%,MPV以及轿车同比下滑分别为32.66%和21.68%。
2019年财报也显示,江淮汽车乘用车板块全2019年营业收入为172.11亿元,同比减少超13%。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乘用车板块毛利率仅有3.52%,与较商用车13.59%的毛利率相比存在巨大差距。
好在2020年江淮汽车的商用车均有不错的表现,在疫情严重影响下,今年1-8月份,其重卡、中轻型货车都保持了微弱增幅。但乘用车板块各类车型的全线下滑,拉低了整体销量表现。
另外江淮新能源乘用车也不乐观。前8月江淮的纯电动乘用车累计销量25540辆,相比去年同期大幅下滑了42%。
曾有分析指出,江淮汽车多年前将战略定位“商乘并举”策略后,既没有将原先最具实力的商用车做到极致,乘用车发展又无明显突破。尤其是乘用车业务,已经与吉利、长安、长城、上汽广汽等自主品牌拉开了很大距离。
今年,江淮与大众再次深度绑定,但这并不意味着江淮崛起有望了,毕竟打铁还需自身硬,很显然大众更在意的是合资公司帮助其在中国扩大地盘,而不是拯救江淮。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