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新能源溃败,自主品牌老大如何谈转型?
文章来源自:高工新汽车评论
2020-08-14 09:14:48 阅读:9086
摘要在形势一片大好之下,新能源业务成了吉利成绩单上的最大败笔。

7月份,吉利又交了一个好成绩。

上半年,吉利不仅逆市收购,还宣布回归A股市场,自主品牌老大的势头并没有受到疫情影响。

可偏偏在吉利的成绩单里,却出现了严重偏科。

在新能源领域,吉利却成了追逐者,而不是领导者,被比亚迪、广汽新能源、上汽通用五菱等远远甩在身后。

这个当口,吉利新能源战略突然调转枪口向下走,又是为何?

作为自主品牌老大的吉利,在扩张的道路上“人狠话不多”。其近几年的转型路线也比较清晰,一是全球化,二是向未来科技出行公司转型。

而这些,都是以烧钱为基础。

可如今,吉利已经面临了资金紧缺和利润下滑的双重压力。

新能源成败笔

刚刚过去的7月份,吉利汽车总销量为105218辆,同比增长约15%。其中,吉利旗下新高端品牌领克汽车7月总销量为15331辆,同比增长约78%,创下领克品牌历史最高月销量。

2020年1月-7月,吉利汽车总销量为635664辆,依然领跑自主品牌的销量冠军,头部车企的光环进一步凸显。

在形势一片大好之下,新能源业务成了吉利成绩单上的最大败笔。

2019年到2020年的数据来看,吉利在新能源乘用车市场已经被比亚迪、广汽,宝骏,北汽,奇瑞,长城这些品牌远远抛在了身后。

根据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数据来看,1-7月,吉利的新能源乘用车总产量为8000多辆,但注意,这是涵盖了帝豪、几何、沃尔沃、领克几大品牌在内的包括纯电和混动车型在内的16款车型的总产量。

其中表现较好的是帝豪EV、帝豪Gse和几何A三款纯电动车型,但单款车产量最高也仅在300多辆。

2019年4月,吉利汽车在新加坡发布了高端纯电动车品牌几何汽车,并同步展出了该品牌的首款车型——纯电轿车几何A。

吉利希望通过几何汽车杀进中国主流中高端新能源市场,当时几何品牌的定位是:全新定义新能源汽车进化方向,产品属性定义为科技感。

可惜,几何A上市后一年多的时间内,仅2019年11月达到最高峰2000多台,随后便急转直下。

如果说第一季度是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但在第二季度,各家品牌纷纷回暖,直接竞品例如全新秦EV和Aion S的月产销量均2000多辆和3000多辆的水平,相比之下几何A的表现确实不够看。

这很大程度上是品牌与产品自身的问题。

所以很遗憾,当初高举高打的几何品牌首战失利,这一年多的时间,并没有使吉利在新能源战场得到与传统车市场相匹配的地位。

分析指出,几何汽车虽然是吉利全新的子品牌,但使用的并非是吉利的全新平台。几何A和帝豪EV一样出自吉利GE平台。因此几何A从外形上看也与吉利GL有神似。今年新上的几何C外形设计也有帝豪Gse的影子。

这很容易让几何车型看上去像是吉利的衍生车型,而不是全新的纯电品牌产品。

在今年自主品牌纷纷向上走的时机,吉利突然调转方向,推出了定位更低的几何C,走起了低价策略。在今年4月还重新启用了低端电动车康迪品牌改为枫叶汽车。

当然,走经济路线的几何C或许能切合网约车或者代步车市场的需求,但这恐怕会对几何的高端定位带来影响。

不得不说,吉利非常擅长在品牌和战略方向上布局,同样的在新能源领域品牌布局已十分完善,覆盖高端的极星、中高端的几何品牌,中低端的经济型帝豪系列,还有今年推出的枫叶品牌。

但谁才是吉利面向消费市场的销量主力呢?

吉利要谈转型,建构大出行版图,新能源业务是绝对绕不开的一道坎,吉利确实该想想如何提振这块业务。

缺钱了?

今年6月,吉利汽车突然宣布要回归A股。在此之前,吉利汽车正拟重组沃尔沃汽车,届时或将成为香港、上海、斯德哥尔摩三地上市的公司。

对吉利来说,在A股和香港同时上市,可以更好的利用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资源。

这背后,都指向吉利的全球化扩张和集团全面转型。

吉利的版图布局已经扩张到了地面交通、飞行汽车甚至卫星领域,布局的是 “天地一体化出行生态”,吉利未来的目标是成为一家智能出行科技公司。

远大的理想都离不开现实的支持,尤其是资金。在此背景下,吉利汽车二次上市开拓新的融资渠道也就不难理解了。

李书福在今年上半年就明确表示,汽车产业是多学科、跨领域的大产业,也是各种数字科技应用的载体。当前,汽车产品正在朝着智能移动空间转型,需要加大科技投入。

在这之前,吉利在全球范围内的大手笔收购,已经让吉利的债务日渐庞大。

截至2019年末,吉利汽车应付票据及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高达485亿元,而现金以及应收账款余额仅为450亿元。其中2019年底,吉利汽车发行了规模5亿美元的永续债,这才让其现金水平同比增长23%达到193亿。

在2019年,吉利汽车实现营收974亿,同比下滑9%;实现净利润81.89亿,大幅下滑35%,其主营业务的盈利水平出现了大幅度下滑。

在2018年,吉利汽车的毛利率为十年来新高峰,达到20.2%,但在2019年却下降到了毛利率为17.4%,这与去年其在终端大力优惠等有很大关系,虽然高端车型比重加大,但净利润和毛利却在下滑,单车价格与2018年持平,这说明市场环境正在恶化。

2020年疫情的影响下,吉利依然在豪横的逆市收购,收购华菱星马进入了重卡和专用车领域,接管了长丰猎豹,还有消息显示有望接手力帆。而这些都是属于严重负债资产,要盘活谈何容易。

与此同时,旗下沃尔沃也传来亏损的消息。上半年公司营收为1118亿瑞典克朗,同比下降14%;净收益为负11.71亿瑞典克朗,同比下跌134.5%。

吉利在今年5月启动配售,也被解读为开拓新的融资途径,缓解资金压力。

今年5月底,吉利汽车在港交所折价配股融资约65亿元,引发投资者对其债务融资过高的担忧,吉利股价次日下挫接近10%。

而吉利集团未来全品牌的发展、新四化的转型等等,花钱的地方也数不胜数。

希望买买买的扩张,不会给吉利汽车带来后遗症。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