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华泰生存窘境:比克追债2.6亿 北京监管局控诉6宗“罪”
比克动力| 华泰汽车| 新能源汽车 文章来源自:高工电动车网
2019-12-10 09:29:00 阅读:13597
摘要众泰汽车之后,华泰汽车成为比克追债“第二季主角”。比克动力通过法律途径追讨与华泰汽车近3亿元的电池货款,双方已对簿公堂。

一连两则负面消息将华泰汽车推向风口浪尖。

其一,众泰汽车之后,华泰汽车成为比克追债“第二季主角”。比克动力通过法律途径追讨与华泰汽车近3亿元的电池货款,双方已对簿公堂。

据报道,法院已经作出一审判决,要求荣成华泰方面支付货款2.6亿元,并要求华泰汽车集团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华泰方面认为不应该承担债务,并申请二审,二审将在2019年12月19日在最高人民法院开庭。

其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公布对华泰汽车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

决定书明确指出华泰汽车存在的三大问题:截至2019年11月25日,华泰汽车未按规定披露2019年度中期报告;未及时披露基地停产、子公司涉及多项重大诉讼、资产冻结等6项重大事项;未能积极配合现场检查工作提供包括财务会计资料在内的多项资料。

具体来看,未披露的6项重大事项依次为:第一项,华泰汽车未披露生产经营发生的重大变化,包括山东荣成、天津、内蒙古鄂尔多斯等主要生产基地已停产。

第二项未披露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的评级调整事项。如7月,大公国资将华泰长期信用评级调整为BB,评级展望为负面;8月,大公国资又将其长期信用评级调整为C,评级展望依然为负面,“16华泰02”信用等级调整为C,“16华泰01”、“16华泰03”信用等级调整为CC。

第三项,未披露到期债务违约未偿还情况。旗下上市公司曙光股份公告,截至11月9月。华泰汽车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28.92亿元,其中涉及诉讼金额为28.92亿元。

第四项,未披露涉及重大诉讼情况。经查,华泰汽车及其合并范围内子公司涉及多项重大诉讼,截至截至2019年11月22日被列入被执行人161项,涉及金额合计约28.57亿元;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187项,涉及金额合计约3.56亿元。

第五项,未披露主要资产被冻结情况。经查华泰汽车及其持有的曙光股份、鄂尔多斯华泰、包头恒通、华泰金融等子公司股权被冻结。

第六项,其旗下3家主要子公司股权变更事项未披露。2月,鄂尔多斯华泰股权变更,第一大股东由华泰变更为深圳炫鑫通。同样在2月,荣成华泰股权结构变更,控股股东由北京瑞祥新能源变更为北京普辉。8月,包头恒通控股股东由华泰变更为内蒙古海诚恒胜贸易。

成立于2000年的华泰汽车近几年因产品迭代缓慢,加上战略制定上混乱,缺乏前瞻性布局(九年内更换七任总裁),处境十分艰难,到现在甚至可以说“名存实亡”。

需要说明的是,华泰汽车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却是“起了大早,赶的晚集”。早于大部分传统车企,华泰汽车2009年就宣布研发新能源汽车,重点开发电控、电机和电池管理系统等核心零部件技术,目标2020年华泰汽车产销量突破50万辆。

现实却给了华泰一记重拳,华泰目前有销量的新能源车型仅5款,其中路盛月销量不足百辆。1-6月新能源汽车累计销售14908辆,却涉嫌销量注水。2018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共达5.2万辆,但是上险数据却不到900辆。

2017年,华泰汽车入股逾31亿元入股的曙光股份也近乎停产。曙光股份11月新能源客车产销双双为0,1-11月新能源客车累计销量仅583辆,去年同期117辆。

此外,华泰汽车与富力集团的新能源合作也“告吹”。8月富力地产董事长李四廉表示,在在7月与华泰汽车的合作意向发布后,市场对此合作反应“不好”,决定暂停进一步合作。

补贴退坡,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方向变道罕见四连降,国内新能源汽车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基地停产、销量萎靡、资产冻结、欠薪等多重负面影响,边缘化的“华泰汽车”还在低谷中“挣扎”。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