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青年汽车 “告危”
青年汽车 文章来源自:高工电动车网
2019-11-20 09:25:53 阅读:1407
摘要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破产程序。

曾因“水氢发动机”而出名的青年汽车集团“告危”。

近日,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一则公告显示,因杭州青年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破产程序。

640.webp (1).jpg

破产文书显示,管理人对杭州青年的资产进行分配,在优先清偿工程款优先债权及对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后,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为2.14亿元,其中扣除破产费用、共益债务691.69万元,职工劳动债权92.27万元,税款25.34万元以及应缴纳社保款60.54万元后,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

除了杭州青年汽车被裁定终结破产程序,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同样于今年6月被法院裁定终结破产程序。

以上两家公司,均是曾在今年5月份因为“南阳水氢汽车”事件而备受关注的青年汽车集团下的两家公司。与此同时,据悉,作为“水氢发动机”研发制造企业,金华青年汽车的状况也不乐观。天眼查数据显示,金华青年汽车涉及30条被执行人信息以及54条失信信息。

同一年,旗下两家公司先后轰然破产,另一家子公司到现在还深陷信誉泥潭。青年汽车处境堪忧。

事实上,这可能只是青年汽车集团庞大的产销体系开始溃败的一个开端。

据不完全统计,青年汽车集团共有55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25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法律诉讼多达106起。其中仅2019年,青年汽车集团就共涉及六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超7.1亿元。青年汽车集团的实控人庞青年,自2018年7月以来已26次被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

青年汽车集团岌岌可危,危的不单是资金问题,还有商誉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8月,青年汽车集团与鄂尔多斯市当地政府签订投资协议,并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瑞典萨博汽车AB项目。协议约定,如果青年汽车集团能满足相关投产要求,将能获得鄂尔多斯市配置的煤炭指标。

接着,青年汽车集团将煤炭指标转卖给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然而,青年汽车集团没有成功收购萨博汽车,也未能获得煤炭指标。最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向警方报案,并指责青年汽车集团的行为属于诈骗。

这还只是青年汽车集团发展史上的一个小片段。

青年汽车集团还与泰安、济南、邓州、如皋等地都签署了合作协议。但是让地方政府没想到的是,多个项目都折戟了。泰安项目以停产收尾,济南项目青年汽车赔款5.3亿元,石嘴山项目青年汽车被曝圈钱10亿跑路。总之,留下纠纷不断。

青年汽车集团也曾将“希望”放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但同样不顺。2017年2月,工信部曾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庞青年旗下的金华青年汽车遭到了行政处罚,随后该公司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遭到暂停,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也被取消。

这些都一一加剧了青年汽车集团的生存危机。

由于债务拖欠等种种因素,青年汽车集团也曾被请求破产。此前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对青年汽车的破产清算申请。

今年8月底,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海宁市资产经营的申请,认为青年汽车部分核心资源仍具备运营价值,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虽然存在一定的清偿困难,但并不是没有清偿债务的可能。

不久后,陷入困境中的青年汽车迎来一笔“救命钱”。10月,工信部发布《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显示,金华青年汽车将获得约1.18亿元的新能源补贴。

但是,1.18亿元对于官司缠身的青年汽车集团而言,仍帮助有限。

浙江省海宁市人民法院在今年8月发布的一则执行裁定书中称,被执行人青年汽车集团和浙江青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因经营不善,负债较多,且绝大部分财产已设置抵押、质押,无处置价值,目前已冻结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并继续冻结被执行人青年汽车集团持有的金华青年汽车全部股权以及相关股息、红利。

目前尽管法院基于种种考虑驳回债权人破产清算申请,但如果不能尽快化解债务危机,虽然青年汽车集团还能在市场中暂时勉强存活,但这家公司最终仍难逃出局的宿命。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