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高工聚焦】刹车止损,京威股份新能源汽车“梦碎”
文章来源自:高工电动车网
2019-07-25 17:19:31 阅读:0
摘要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京威股份新能源整车项目宣告终止,计划将持有的长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3家整车企业股权择机转让,其“跨界”新能源汽车以失败告终。

7月17日,京威股份公告宣布,决定停止秦皇岛新能源整车业务的开发建设,并对项目实施主体——已经成立的子公司秦皇岛德龙汽车有限公司予以注销。

高工电动车获悉,上述项目从开始到结束仅有一年零四个月。去年3月16日,京威股份与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投资协议,规划投资建设一个年产30万辆高端新能源整车的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160亿元,其中整车项目投资130亿元,三电系统及增程器生产基地投资30亿元。

彼时京威股份曾雄心勃勃地表示,项目逾百亿元投资将由项目实施主体秦皇岛德龙自筹资金和政府奖励资金及项目贷款等多种方式共同组成。据了解,秦皇岛市政府同意对秦皇岛德龙的投资实施奖励,按投资不同阶段给予投资奖励资金总计35亿元。

显然,项目并未按原规划如期进行。不仅没有预期中的厂房,土地内部除了有一些土堆,部分地方甚至被荒草覆盖,甚至项目实施主体公司秦皇岛德龙也未进行实质性投资,最终落得注销的下场。

对于项目终止原因,京威股份解释道,新能源整车产业短期实现盈利概率比较低,且建设期需要2-3年时间,在建设期内只有大额建设开发费用支出,零部件主业业绩难以支撑,建设期的连续亏损可能导致公司出现潜在退市风险。

与此同时,京威股份还宣布终止五洲龙与江苏卡威的股权交换重组计划,即京威股份所持长春新能源35%股权将不再转让给江苏卡威。未来,京威股份还计划将持有的新能源整车公司长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的参股股权择机转让。

此外,其在德国的子公司——德龙汽车有限公司因未正式注册成立,也未实质投资,故终止后续一切工作。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京威股份主动退出新能源汽车业务,主要是过去在该领域的密集投资拖垮整体业绩。若不能及时抽身止损,最终将面临退市的风险。

密集投资新能源业务“拖垮”业绩

京威股份此前是一家表现还不错的中外合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主营业务是为中高档乘用车提供内外饰系统、关键功能件、智能电子集成控制系统的产品配套研发和相关服务。

2015年,在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风口时期,京威股份有意进入“分一杯羹”,并在近年来不断加大该领域的投资。先后通过收购的方式入股了长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涉及领域包括整车、电池及电机等。据不完全统计,京威股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总投资金额已超300亿元。

2015年11月,京威股份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出资2亿元认购了长春新能源20%股权,正式切入新能源汽车领域。2016年初又出资5.52亿元认购深圳五洲龙汽车有限公司48%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后续追加投资3次,合计增资2.48亿元,累计投入8亿元。

不过,2016年9月五洲龙因新能源客车骗补被曝光。五洲龙已经多次被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

2016年6月,京威股份又斥资10.5亿元购买了江苏卡威35%股权。2018年,京威再次计划发行股份购买江苏卡威65%的股权,不过后续也因交易双方在业绩承诺方面未达成一致,而放弃收购。

雄心勃勃的京威股份还积极布局海外市场。2016年8月,京威股份宣布募资70亿元德国建设年产10万辆的高端电动汽车研发生产基地。可惜的是,京威股份在德国的子公司——德龙汽车有限公司因未正式注册成立,也未实质投资,近期已经终止后续一切工作。

2017年初,京威股份又出资5.4亿元,联手正道集团、致云基金、宁波市奉化区政府组建钛酸锂电池合资公司。2017年10月,京威股份又宣布在宁波市奉化区投资建设一个年产30万辆清洁能源整车生产基地,规划总投资约170亿元。

不过这两个项目也没有得到善终。2018年4月,京威股份发布公告,以新能源产业战略发展调整需要为由,将宁波电池项目及宁波整车项目公司股权进行转让。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多年来其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领域的密集投资未见成效,反而成为拖垮业绩的“包袱”。7月18日,京威股份董事长、总经理李璟瑜公开承认,公司整体业绩变差是由新能源产业的拖累影响的。

实际上,京威股份参股的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长春新能源3家企业的新能源整车业务近乎停滞,2018年3家车企全年累计销量不足80辆,到2019年上半年仅江苏卡威1家有销量,也只有个位数。

高工产研电动车研究所(GGII)根据新能源汽车上牌保险数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3家整车企业中仅江苏卡威1家有销量,并且1-5月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仅为2辆,2018全年销量也仅有微不足道的29辆。江苏卡威也一度被认为是占据生产资质不作为的僵尸企业。

销量的停滞直接导致业绩的亏损。上述3家新能源整车企业2016-2018年累计亏损金额超12亿元。其中仅2018年亏损金额就近6.5亿元,依次亏损金额为3.69亿元、2.56亿元、2220.96万元。

这也直接拖垮了上市公司的业绩。2017年其营收56.9亿元,但利润腰斩至3.17亿元。到2018年营业收入为54.1亿元,但净利润9122万元,出现逾7成暴跌。2018年其扣非净利润显示亏损5.25亿元,之所以2018年净利润未出现亏损为盈利,主要是京威股份对旗下资产的出售。

2018年京威股份共计出售11家子公司或参股公司股权,交易价格达33.12亿元。这其中有5家参股公司涉及到新能源汽车项目,包括长春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宁波正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苏州达思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宁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

2018年,仅处置福尔达、福宇龙、福太隆以及天津威卡威 4 家子公司确认股权处置收益 3.71亿元,纳入合并范围净利润合计 9516.50万元,超过其2018年全年净利润9122万元,因此避免了2018年的亏损。

2019年京威股份业绩进一步恶化,一季度营收净利润双降,并出现亏损。2019年一季度其实现营收9.78亿元,同比下降28.66%,而净利润更是亏损9842.82万元,同比暴跌263.94%。京威股份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仍然为负,亏损额度为-2亿元-1.3亿元。

业绩亏损增长乏力的京威股份,此时在新能源业务上抽身而出,聚焦零部件主业,也算得上是及时止损,不至于陷得太深。未来,京威还将所持有的新能源整车公司长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在的参股股权择机转让,也即京威股份将彻底抛售手中所握有的新能源整车企业的股权。

至此,京威股份努力了四年的新能源汽车梦想宣告破灭。当初进入有多高调,此时退出就有多落寞。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