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车产业链商业报道全媒体平台

首页>公司>资本圈

卖地求生?法拉第未来或将死在融资的路上

2019-03-19 · 来源: 高工电动车网 关注度:144755 次
分享到:
法拉第未来
摘要:近日,法拉第未来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其位于拉斯维加斯的汽车工厂。

近日,法拉第未来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其位于拉斯维加斯的汽车工厂。该工厂占地900多英亩,于2016年开始动工,后因资金问题被迫停工,目前该工厂已经停工两年了。

对于为什么出售该资产,法拉第未来公关总监约翰•席林(John Schilling)表示,此次挂牌出售该工厂是公司的正常战略,是公司进行全球重组和削减非核心资产的既定计划。出售该资产后,公司将把生产的重心放加州的工厂。

image.png

根据法拉第未来在州政府的登记记录显示,该工厂建成后将实现每年15万辆电动汽车的产能。对此,Navigant公司市场研究首席分析师山姆•阿布萨米德(Sam Abuelsamid)表示,从去年10月开始,法拉第未来就一直被资金短缺问题所困扰,为此还解雇了一些员工。此次,卖掉“闲置资产”一方面表明了其运转的困难;另一方面表明法拉第未来目前也没有能力进行车辆生产。

且不论生产力如何,就如何将法拉第未来运转起来而言,这就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法拉第未来表示曾有过三次融资,第一次A轮融资为10亿美元;第二次融资为香港有关机构的15亿美元投资;第三次融资为恒大的20亿美元投资。三次融资共计为法拉第未来带来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0亿元)的资金。

由于法拉第未来面临着巨大的资金问题,在此问题之上,法拉第未来要求恒大在短时间内支付其余款项,恒大以违反协议为由并未支付其款项,后来双方诉诸法庭。此次事件表明法拉第未来面临的巨大资金压力。

对于一家初创公司而言,在上升期其需要大量的资金用于研发和生产。此次法拉第未来与恒大的“分手”不仅直接导致了资金链的断裂,也致使法拉第未来停工停产。

此后,在巨大资金缺口的压力之下,法拉第未来的高层不断的出走,法拉第未来陷入危机。据消息称,目前法拉第未来创始人仅剩贾跃亭一人。对法拉第未来而言,与恒大 “分手”所带来的影响或将是致命的。

对于造车这种非常烧钱的工业生产而言,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是很难维持下去的。

以特斯拉为例,根据彭博社报道,特斯拉每分钟要花掉6500美元。特斯拉从成立至今已经进行了数轮的融资,这还不包括其发行至少有7次的股票或可转换债券进行融资。不久前,因为债务到期特斯拉不得不在现金流吃紧的情况下,进行债务偿还为此耗尽了其近四分之一的现金流。

此前,为增加现金流,马斯克还开启了Model 3的预订,即每辆车预订交付1000美元押金,40万的预订订单,为特斯拉带去了近4亿美元的现金。

image.png

相对于已经量产的特斯拉,作为高端电动汽车生产商的法拉第未来,并不具备特斯拉这样的汽车预订增加现金的操作方式。而且,作为已经大批量交付的汽车企业,特斯拉目前的盈利能力仍非常的弱,何况对于融资困难且还为生产的法拉第未来呢。

除特斯拉外,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的融资情况对于法拉第未来仍具有参考意义。

同为新势力造车企业,蔚来进行的数轮融资,约募集200亿元人民币,同时还进行了IPO上市。尽管有数百亿元人民币的支撑,蔚来可能还需要在进行融资。

蔚来汽车2018年年报显示,蔚来公司在2018年亏损了近百亿元人民币。这种状态还将会持续,由于造车企业无法仅靠一款或两款车型就能实现盈利的,未来更多的车型的研发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同时汽车的安全性,可靠性,汽车保障和售后服务上,仍需要进行投资。不排除蔚来汽车会像特斯拉一样进行募资。

目前已生产交付的小鹏汽车,由于其生产的汽车并非大型SUV,可能在资金投入方面要小一点。目前,小鹏汽车数轮融资已达230亿元人民币。小鹏汽车表示,未来将会加大技术投入,大力研发新车型,不排除未来进行大规模融资的情况。相较于数百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法拉第未来的资金缺口仍然很大。

已于去年4月份实现量产的威马汽车,前不久又进行了3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加上此前近20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威马汽车共募集资金230亿元人民币。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表示,如何在资本寒冬、车市下行的大背景下尽快摆脱初创公司的身份,实现自我造血成为了造车新势力的最大挑战。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后,威马当前目标是做好产品和交付。

 image.png

前途汽车,作为一家拥有双资质的高端汽车品牌,已于去年实现了量产。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前途汽车仅交付了59辆。自2015年,长城华冠将电动车事业部独立并成立前途汽车,正式加入造车的“烧钱大军”。长城华冠自造车来一直也处于亏损状态,并亏损幅度呈现逐年扩大的趋势。

长城华冠近三年业绩报告显示, 2015年-2017年长城华冠净利依次亏损5699.05万元、9844.28万元、2.26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长城华冠净利润亏损3.7亿元。截止2018年9月31日,长城华冠现金流量净额显示为-3.83亿元,不难看出其紧张的资金压力。

通过上述新势力车企的对比,法拉第未来想要实现造车梦,至少需要200-3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此次4000万美元(约合2.69亿元人民币)卖地对于其而言并不能解决所面临的资金问题。此前,离职的高管表示,目前法拉第未来面临资不抵债的问题。如果长此以往的得不到资金的支持,法拉第未来迟早会倒下的。

根据有关机构估算,法拉第未来想要实现运作,目前至少需要5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如果按照法拉第未来将在2019年或2020年实现量产的规划,其将需要更多的资金。

image.png

且不论法拉第未来能否顺利的生产,就交付量而言,作为高端车型,如果其不能实现大规模的量产,倒下也是迟早的问题。

交付量对于车企能否实现盈利,显得尤为重要。业内有分析认为,对于高端车型而言,要想获得盈利,其交付量至少要达到10万台。如果法拉第未来无法实现更多的融资,其或将冻死在通往“春天”的路上。

原创申明:本文由高工电动车网原创,如转载请标明来源“高工电动车网”,请勿随意编摘、篡改文章标题与内容。违反上述声明者,高工电动车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