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车产业链商业报道全媒体平台

首页>企业数据>车企动态

【高工聚焦】交付59辆/母公司退出新三板 前途汽车还有前途吗?

2019-02-25 · 来源: 高工电动车网 关注度:62452 次
分享到:
前途汽车 长城华冠
摘要:前途汽车的融资金额可谓是非常的低了,且融资渠道单一,主要是长城华冠本身业务积累的资金,长城华冠通过质押融资、定向增发等募资,累计金额不到22亿元。

日前,长城华冠(833581.OC)公告称,因公司战略规划、资本市场运作筹划需要,结合当前市场、政策环境及公司所处发展阶段等内外部因素,经慎重考虑,公司拟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公司终止挂牌。这意味着,长城华冠正式宣布退出新三板。

资料显示,长城华冠成立于2003年,专注汽车设计及整车研发业务,并于2010年设立电动车事业部,2015 年 9 月正式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进入新三板。

blob.png

需要说明的是,长城华冠就是造车新势力前途汽车的母公司。2015年,新三板上市的那一年,长城华冠将电动车事业部独立并成立前途汽车,正式加入造车的“烧钱大军”。事实上,长城华冠自造车来一直也处于亏损状态,并亏损幅度呈现逐年扩大的趋势。

高工电动车(微信号:weixin-gg-ev)查阅其近三年业绩报告获悉, 2015年-2017年长城华冠净利依次亏损5699.05万元、9844.28万元、2.26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长城华冠净利润亏损3.7亿元,远超2017年全年2.26亿元的亏损总额。有意思的是,其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仅有7914.07万元,同比下降了18.16%。

截止2018年9月31日,长城华冠现金流量净额显示为-3.83亿元,不难看出其紧张的资金压力。

众所周知,造车是个花钱的事儿,资本是造车新势力企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直接决定着企业能否活到下一秒。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就曾公开表示,一个电动车企业走到量产至少需要200亿元。因此资金储备与融资能力对造车新势力企业来说尤为重要。

国内造车新势力企业融资战可谓剑拔弩张。蔚来汽车成立短短四年累计融资就已超2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38亿元),并于去年9月登陆纽交所,获得融资“新船票”;威马目前正在进行其C轮融资,并已完成30亿元人民币,据报道其创立以来已经累计融资超过200亿元;小鹏汽车宣布目标在2019年底实现累计约300亿元的融资等等。

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前途汽车的融资金额可谓是非常的低了,且融资渠道单一,主要是长城华冠本身业务积累的资金,长城华冠通过质押融资、定向增发等募资,累计金额不到22亿元。

长城华冠自2015年登录新三板以来,通过5次募资方式累计获得21.2亿元的资金。其中,2016年先后进行了三轮定增,募资总金额6.23亿元;2018年又先后在7月和12月分别获得8.97亿元、15亿元。

与其他造车新势力不同,长城华冠不凭借概念融资,而且骨子里透着传统的气质,一直低调在新能源汽车技术和产品领域深耕细作,不仅独立完成首款新产品的上市,并积极研发零部件配套,其动力电池就是自主研发。

截至目前,前途汽车已经先后获得了由发改委、工信部双重认证的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并完成了新能源汽车整车工厂和动力电池工厂的建设,首款纯电动超跑前途K50已经下线并上线销售。此外还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苏州建设品牌体验中心,并进一步扩大品牌体验店城市的数量,继续扩展渠道布局。

具体来看,在工厂建设方面,2017 年 12 月,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建设完成,项目2016年2月开工,总投资超20亿元,规划年产能为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同时华特电动苏州工厂按计划完成标准电池箱生产,为前途汽车量产上市提供了保障。

需要说明的是,前途K50的电池系统,由长城华冠旗下另一家全资PACK公司华特电动供应,其致力于研发标准电池箱、可再充能量存储系统(RESS)等产品的服务和整体解决方案。此外,长城华冠还在整车控制系统(VCU)、驱动系统、智能网联领域等零部件领域加大研发力度。

blob.png

在车型方面,去年8月,长城首款纯电动轿跑前途K50正式上市销售,官方售价75.43万元,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为68.68万元。工信部资料显示,前途K50搭载了上海卡耐新能源提供的总容量为78.84千瓦时的动力电池组,综合续航里程为380km。

此外,前途汽车还以小型乘用车和中大型乘用车两大平台为基础,持续开展后续 4 款车型的研发工作,将不断增加量产上市车型。

2018年,被称为造车新势力交付元年,包括蔚来、威马、小鹏、云度、新特、电咖、合众等车企已经完成交付,其中蔚来ES8车型2018年累计交付11348辆,超额完成了1万辆交付目标。

根据2018年交强险上险数量显示,截止2018年底,前途K50国内上险量仅有59辆,仅是蔚来交付总量的零头。

需要强调的是,前途K50是一款电动跑车,定位高端,售价近70万元。虽然,当前国产新能源跑车市场竞争对手不多,但其竞争对手无疑是豪华品牌。目前,国外的豪华品牌已经在加速电动化进程,如保时捷首款纯电动四门轿跑Mission E已经路试,预计2019年上市;阿斯顿·马丁纯电动豪华4门轿跑车RapidE,预计2019年上市;兰博基尼纯电动超跑Vitola加速开发中。

跑车无疑是一条具有挑战的路径,抛开不走量的车型如何在中国实现商业价值的问题不谈,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前途K50如果能够一炮打响,长城华冠则可能进一步走进市场的主流,但若K50的反响并没有预期的高度,长城华冠也将面临之前的资金问题,陷入困境。

在业内人士看来,2019年对于国内造车新势力来说,是一场十分残酷的竞争,一是外有强敌压境,特斯拉已在上海建厂;二是高度依赖新能源补贴的新势力造车或将面临政策的收紧;三是从资金量、技术及量产等角度来看,国内造车新势力并不成熟,尚处于嗷嗷待哺的婴幼儿期。因此,2019年造车新势力将迎来一轮大洗牌,最终能存活的造车新势力并不会太多。

业内人士分析,长城华冠此次终止新三板挂牌,不免让人猜测是为了寻求更大资本市场的青睐。未来,前途汽车是否能在这场淘汰赛中生存下来,还尚不可知。

原创申明:本文由高工电动车网原创,如转载请标明来源“高工电动车网”,请勿随意编摘、篡改文章标题与内容。违反上述声明者,高工电动车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