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车产业链商业报道全媒体平台

首页>行业>市场

宇通逾20亿应收账款寻求保理 看新能源客车企业如何自救

2019-01-02 · 来源: 高工电动车网 关注度:11297 次
分享到:
新能源客车
摘要:​新能源客车补贴退坡、补贴周期延长、市场寒冬下,客车企业该如何应对巨额应收账款,应对吃紧的现金流。

新能源客车补贴退坡、补贴周期延长、市场寒冬下,客车企业该如何应对巨额应收账款,应对吃紧的现金流。  

12月28日,宇通客车发布《关于开展应收账款保理业务的公告》,因实际经营需要,公司分别于建信信托、华润信托、浦发银行开展无追索权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总规模22.22亿元,保理费用为0.57亿元。  

宇通客车20.22亿元的应收账款,需要5700万元的高昂保理费用,费用率达到2.82%。这个费用率相当于宇通客车为了现金流,要损失2.8%的净利润。  

不难发现,若非现金流吃紧,宇通客车不会采取上述方式缓解其现金流。  

对此,宇通客车公告中也直言,此次开展应收账款保理业务,有利于加速资金周转,降低应收账款管理成本,改善资产负债结构及经营性现金流状况,符合公司发展规划和公司整体利益,预计将对公司的财务状况产生积极影响。  

2017年调整后的补贴政策,企业应收账款中的国家补贴资金回款周期拉长,对宇通客车的资金和应收账款计提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宇通应收账款从2013年开始就在逐年增长,到2017年应收账款占总营收的比例过半。  

高工电动车查阅宇通客车年报发现,其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重由2013年的19%逐步上升到2017年的52.34%;与此同时,其应收账款绝对值也在飙升,2013年应收账款仅41.75亿元,但2017年该款项飙升到173.88亿,比2013年大幅度增长了310%。  

今年前三季度,宇通客车应收账款由年初的173.88亿元降至167.5亿元,9个月时间仅仅完成6.4亿元的资金周转。应收账款中极大占比为近年来尚未清算的新能源汽车购车补贴,要知道宇通客车2015-2017年这三年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接近其当年的净利润的2倍。  

数据显示,宇通客车2015年、2016年、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分别为68.6亿元、99.5亿元、53.39亿元,其中前两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金额均为当年净利润的2倍,2017年的补贴也达到了当年净利润的1.7倍。  

今年2月,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发布,新能源客车的补贴缩水幅度,在2017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非快充类纯电客车每辆补贴上限从30万下降到18万,快充类纯电动客车从20万下降到13万,插电式混合动力客车则从15万下降到7.5万,几乎可以用“跳崖式”来形容。  

受此影响,2018年客车企业前三季度净利润集体下滑,不少客车企业利润惨遭“腰斩”。  

而新能源客车行业与传统客车行业模式不同,新能源客车企业在上游零部件采购方面大部分账期较短,有的甚至就是现款,而新能源客车下游客户付款账期反而较长。上下游两头挤压,新能源客车压力进一步凸显。  

客车龙头企业宇通客车,为解决现金流压力,都不惜损失2.8%的净利润开展应收账款保理业务,不难看出2018年客车企业现金流的艰难。据高工电动车了解,包括安凯客车、亚星客车、中通客车等客车企业也同样面临着高额的应收账款,并在寻求不同的方式解决资金压力来改善现金流。  

承压的不止是新能源客车企业。补贴周期过长而导致的资金链压力甚至将大部分新能源专用车企逼到了生存边缘。补贴占电动物流车成本的30%~40%,电动物流车生产企业的规模都比较小,补贴周期太长导致企业财务成本太高,利润偏低。  

高工电动车今年对主流物流车企业的调研了解到,2018年以来,生产端企业的积极性普遍不高,大部分企业处于半生产,半销售状态,甚至有的直接停产停售。有的企业即便订单找上门来也不敢生产,如东风特汽近期已停止接单。  

整车企业的资金压力直接影响到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车企资金承压直接影响其付款能力。2018年来,包括动力电池在内的三电企业回款周期延长,应收账款高,资金压力凸显。就在近期,东风襄旅还因未按合同时间履行付款,陷入与上游供应商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中。  

应收账款高企企业资金承压  

业内人士表示,客车企业应收账款高企,与大多数客车企业采用按揭销售模式、国家补贴下滑及回款周期拉长等有一定的关系。  

而所谓按揭销售是指,客户将所购客车抵押给银行作为按揭担保,客车企业需要为客户提供按揭担保,一旦客户按揭逾期,客车企业则需代垫资金。  

在此背景下,2018年前三季度,以大客车为主业的宇通客车、亚星客车、福田汽车、安凯客车净利润无一例外地全线下滑,应收账款分别为167.5亿元、36.3亿元、97.65亿元、17.76亿元。  

新能源汽车补贴在诸多客车企业的高额应收账款中,新能源补贴应收账款占比较高。目前2016年及以前的新能源汽车补贴还没结算清,就在今年11月底,财政部还发布关于开展2016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的通知。而2017年绝大部分和2018年全部销售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尚未完成清算。  

以宇通客车为例,在2016-2017年度的新能源汽车购车补贴清算中,宇通客车共清算客车2.87万辆,清算资金152.92亿元,占新能源客车行业总清算资金的一半。但是,由于补贴清算延迟,加之2018年行业资金吃紧、融资成本较高等宏观因素影响,这些清算资金远远无法覆盖宇通客车新增的销量及提前垫付的国家购车补贴。  

而补贴“断崖式”退坡,应收账款高企,按揭担保及目前商务条件所带来的坏账计提增加,客车企业普遍面临资产负债率高企的危机,现金流吃紧。甚至有些客车企业业绩持续亏损,面临“戴帽”风险。  

为缓解资金压力,实现企业的良好运营,客车企业“自救”获得资金的方式五花八门,各显神通。  

客车企业“自救方式”  

高工电动车了解到,客车企业解决资金压力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方式:一是,向股东借款“解渴”;二是,出售资产;三是,有偿的外部借款。  

具体来看,一是,向股东借款“解渴”。亚星客车是典型例子,自去年营收净利润双双迎较大幅度下降后,今年前三季度业绩继续下滑,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仍高达36.3亿,占期末公司资产总额的比例高达76.5%。  

经营现金流也收紧。从2011年至2017年亚星客车已连续7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进入2018年,其现金流状况持续恶化。亚星客车2018年三季度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3780.95万元,同比下滑111.14%。  

为缓解现金流压力、降低融资成本,亚星客车试图向股东借款。11月16日,亚星客车公告称,拟向控股股东潍柴(扬州)亚星汽车有限公司借款1.2亿元。  

除了上述1.2亿元的借款外,亚星客车还欠控股股东潍柴扬州三笔共计2.8亿元欠款。潍柴扬州公司通过山重财务公司以委托贷款方式分别向亚星客车提供借款1亿元、1亿元、0.8亿元,到期日分别为2020年11月21日、12月11日、12月16日。  

对于向控股股东借款事项背后的原因,亚星客车相关负责人曾对外透露,“应该从2013年开始,我们的委托贷款就一直在进行,只是贷款到期了就还上,然后再继续贷款,因为公司一直有资金需求。”  

二是,出售资产。对于没有股东支持的企业,出售资产也是很多客车企业获取资金的直接方式。  

安凯客车业绩不断亏损,甚至面临被“戴帽”风险。去年净利润亏损2.3亿元,同比下降548.2%。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2.58亿元,同比下降207.89%。截至9月30日,安凯客车应收账款合计22.03亿元,较年初增加了1.95亿元。  

为实现自救,11月23日,安凯客车控股子公司安徽江淮客车有限公司(公司持有其60.81%股权)拟将所持扬州江淮宏运客车有限公司的100%股权在安徽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转让,挂牌价格与交易对方尚未确定。12月初,安凯客车又与持股45%的六安惠民签署了3.5亿元客车采购协议。  

通过上述一系列资本运作,安凯客车现金流得到了短暂的缓解,但能否在第四季度力实现转亏为赢,拯救业绩还有待商榷。  

出售资产的还有福田汽车。10月福田汽车将宝沃汽车67%股权公开挂牌转让。并在12月28日,找到了买主,福田汽车公告称,神州汽车控股公司长盛兴业拟收购宝沃汽车67%股权,收购价格为38.686亿元,同时宝沃管理层发生了新的人事任命。需要说明的是,神州优车方还需偿还宝沃汽车对外的全部借款,截止今年8月31日,宝沃汽车借款金额为42.7亿元,偿还时间为3年内。  

值得一提的是,亚星客车除向股东借款外,也出售了所持有的北京市长途汽车有限公司5.33%股权,获得了3282.09万元的股权转让款,进一步缓解资金压力。  

三是,有偿的外部借款。这种方式相比前两种,获取资金的成本较高,但是来钱也较快。  

前面宇通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方式,开展无追索权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总规模22.22亿元,但其保理费用为0.57亿元。费用率达到2.82%,这个费用率相当于宇通客车为了现金流,要损失2.8%的净利润。  

业内认为,上述三种资金压力解决方式各有利弊,客车企业需根据自身情况合理选择。未来补贴将完全退出,新能源汽车客车企业需立足长远,深耕新能源客车技术,把产品做好做强,应对未来更加激烈的客车市场。  

GGII分析,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应收账款已经成为不少企业的业绩隐患,但企业仍需理性寻找缓解资金压力途径,切勿盲目追求短暂资金流,否则可能无力还款甚至走向灭亡。

原创申明:本文由高工电动车网原创,如转载请标明来源“高工电动车网”,请勿随意编摘、篡改文章标题与内容。违反上述声明者,高工电动车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