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车产业链商业报道全媒体平台

首页>对话>车企动态

李斌的快VS陆群的慢,谁会笑到最后?

2018-08-23 · 来源: 每日汽车观察 关注度:29523 次
分享到:
李斌 陆群
摘要:上周,苏州前途汽车基地,当晚发布结束后,我和董事长陆群寒暄两句。这一整天是我所知,他公开场合讲话最多一次。上午接受媒体专访,下午做媒体workshop,晚上做上市发布会。

前途汽车,前途K50,<a href='/search/%C0%EE%B1%F3.html' style='font-weight: bold;color: #900916;border-bottom: 1px #900916 dotted; padding-bottom: 2px;' target='_blank'>李斌</a>,前途,蔚来,<a href='/search/%C2%BD%C8%BA.html' style='font-weight: bold;color: #900916;border-bottom: 1px #900916 dotted; padding-bottom: 2px;' target='_blank'>陆群</a>

上周,苏州前途汽车基地,当晚发布结束后,我和董事长陆群寒暄两句。这一整天是我所知,他公开场合讲话最多一次。上午接受媒体专访,下午做媒体workshop,晚上做上市发布会。

晚上,发布会结束后,他在刚刚上市的K50车前接受媒体拍照,接受所有人祝贺,嗓子有点哑。100步半90,陆群算是走到了第90步,到这一步他花了10年时间。

作为一名理工男,陆群并不是多么善言辞,或者善于公开场合做演讲。下午演讲时,他还讲到了一次试车翻车的经历,一个精心的小故事,我总觉得如果让蔚来的李斌,或者乐视的贾跃亭来讲,肯定听众的眼泪都要激动出来了,但陆群讲起来,现场听众甚至昏昏欲睡。

我第一次认识他是2014年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上,当时我刚刚离开《东方企业家》杂志开始做AutoLab,应第一电动网邀请,去天津参加活动。陆群是坐在前排的分享嘉宾,而会场外,在露天摆放着他的K50原型车。

值得惊叹的是,那时这台车就可以“开”,只是我当天抵达会场的时候晚了点,没能参与互动环节。很多概念车不让人摸,更不用说让人去驾驶,它们是汽车领域“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存在。

我其实已经不太记得那天陆总分享了什么,我就一个想法,中国人自己干超跑,是不是太“浪漫”了。

大量中国品牌的价格区间在10万元以内,吉利、长城、广汽传祺等花了好大力气,把车卖到了20万元左右。品牌高端化的招数包括:到海外参展、树立一个全新品牌、建立全新渠道、海外开发布会、收购成熟品牌、建立海外研发中心……

升级之仗,打起来不轻松。眼前这位中等个头,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他就要干超跑了,痴人说梦。

后来和业内认识聊了才知道,原来开发一台“能开”的原型车,也就是百万左右的事情,主要是造型吊炸天就可以了,至于真正的驾驶感受,都是难于评说。(因为可供驾驶得机会太少了)

后来,我把前途汽车列为比PPT造车高一段位的新兴造车公司,但仅仅高一个段位而已,因为超级跑车这件事,好像本身背面就印着三个字——不靠谱。这一想法,后来被一波做跑车的人改变了。

这波新势力造车中,说到做跑车,大概有四个路数:蔚来派、零跑派、赛麟派和前途派,道道各不相同。

蔚来做了超跑EP9,零跑汽车也推出了他们的轿跑产品S01。而赛麟汽车,一家美国跑车公司在国内落地生产,要推超跑——S1。以上三家干跑车,与前途不同。蔚来超跑是一个故事,整个蔚来营销手段的“序章”,功用在向世人秀出蔚来全球顶尖的电动车制造水平,并预示这种能力会辐射到批量化车型上。虽然,它们之间关系不大。不过,从“品牌故事”看,EP9无疑成功,搭出了支撑品牌的阶梯。这个梯子,此前甚至没有一个中国品牌尝试过。

零跑S01是另外的逻辑,大家可以参看我原先对零跑董事长朱江明的采访,这台轿跑主要是避开SUV激烈厮杀,找到一个更小、更易打开的切口。我把它称之为“美人豹2.0”,在十多年前吉利汽车开发出国内民营汽车首台跑车,也第一次把“造中国人买得起的好车”,这句话落实到跑车上,才10万出头的产品。但很快被证明不符市场需求,最后销声匿迹。15年后,我觉得出身安防领域的零跑,正在做类似的事情,是一次能力边界的探索。一台便宜的入门级跑车产品,这是对消费升级非常乐观地押注。

赛麟则是携“贵族”血统而来,有着1983年开始的品牌故事,有多项赛事冠军做背书。不过,10万美元的售价,将来在国内会怼上包括特斯拉、保时捷、ABB等一众新能源、非新能源产品。

赛麟中国之路,遇见各种竞争对手中,恐怕现在需要再排上一位——前途汽车。前途当晚公布了价格68.68万元,全国统一价,正是赛麟瞄准的区间。

而比任何新兴造车势力都要先行一步的是,我在发布会前的下午时分,看了前途的制造车间。所有新兴造车势力中,这是我第一家看过焊装、总装完成工序的车间。而其他车企,即便是蔚来,也没有让媒体大规模参观过。

联系到4年前,在天津参会的经历,原先“仅比PPT造车高一个段位”的判断,要收回。

那么问题来了?前途到底有没有前途。

问题在上市之前“蓄水”不够,产品仅凭苏州基地的一场上市会,仍有“冷启动”的担忧。产品细分市场没问题,这一价位的“超跑”是个空白。我甚至判断,前途的购买者和蔚来的购买者有相当重叠,都属于有“闲钱”,愿意尝试新鲜事物的人。

发布会后,我特地和已经订车的一位车主聊天,他订了白色款给女儿。

多买一台车对这个族群来说,并非大事。蔚来、前途、拜腾、奇点,它们都是一类车,就是新出来的品牌,新出来的车。但这种新鲜劲向口碑转化,不要把尝鲜变成试错,是接下来陆群们主要要做的工作。从这一点看,既然陆群和团队已经默默耕耘七八年,让一个品牌依靠产品本身来“冷启动”也许是一件好事。

它一台台慢慢交付,也许能规避大规模交付会遇见的大问题。这种理工男的慢热玩法,也许特别适合陆群,它和李斌依靠资本的“开外挂”式的快速打怪升级,正好是两个极端。

李斌的快VS陆群的慢,ES8 VS K50,好戏还在后头。

凡本网注明“来源:高工电动车”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高工电动车,转载请注明来源:“高工电动车”。违反上述 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信息,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